吳问

一条好鱼

宇宙论

“他在我这治疗的时间不是很长。你们在一起多久了。”


“正式一点说的话,可能也不到一个月。”


惠如舟若有所思。


“他第一次找我,是8月2号晚上两三点。第一次在我这治疗是8月10号下午。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吗。”


言可颂记得这两个时间点,


第一个是他去A市找他,两个人确立关系后睡了一个房间。他记得第二天康乔的黑眼圈。应该就是头天晚上没睡。


第二个是他们从A市回来,康乔说要出去跟朋友吃饭。结果没吃饭就回来跟他一起吃了火锅。原来他是出去看医生了。


所以,自己就是康乔的病源。


“他这个症状,是心理障碍。这也跟他之前经历的事情有关,患者隐私我也不好再多说。不过如果循序渐进的药物治疗和物理治疗并行的话,其实是能得到缓解的。这个时候就很需要你的配合,平时多包容一点,他的那些举动不是,咳咳,不是说不喜欢你,或者说讨厌你。就,你懂我的意思吗?他有点心理障碍,始终过不去心里的那个坎。你们要多体谅,多包容,慢慢的克服这些...”


“我跟他认识挺久了,他虽然看着吧没心没肺的,其实还是挺敏感的。你这人我越看越五大三粗,白长了这么一张精致的脸。跟你在一起,我看他也挺痛苦的。”


“康乔不让自己碰,不是不喜欢自己。”意识到这个事实,言可颂莫名有点小愉快。


“兄弟,我还是得劝劝你啊。你这人吧,急躁的很。他不愿意你千万别逼他,他这个症状逼太狠了可能会出事。”


轰隆,仿佛天降大雨。言可颂刚刚燃起来的小愉快就被这句话淋得瞬间熄灭。


自己不仅逼他了。还强了他。现在康乔还躺在那张自己强了他的床上养伤。


接下来可怎么办才好。说自己喝多了?说自己被下药了?找人给康乔催眠让他忘了这件事?...


“喂,小言啊。康先生是去找你了吧。”突然接到阿姨的电话。打断了言可颂的思绪。


“什么!”言可颂吓得从凳子上跳了起来,夺门而出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