吳问

一条好鱼

宇宙论

开车回别墅的路上,先是接到了发小的电话。


“喂,康乔旷工被辞退了。你们两没事吧。”发小叫曾子枫,跟康乔一个专业,毕业后在言可颂的软磨硬泡下来了康乔同一家公司。


“哦。没什么事。谢谢了兄弟,有时间请你吃个饭。”言可颂不愿意再多去纠结这些事,工作没了换一个就是了,言可颂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。当下,他只想赶快找到康乔。


刚挂了曾子枫的电话就接到了周杭的电话。


“我被调去其他部门了,林伟接了我的班。以后有什么事需要我就给我打电话。”


“你是我的经纪人。我没同意谁允许你走的。”言可颂气急,周杭跟他搭档这么多年,他心里早就把周杭当成了自己的人。那话怎么说来着,护犊子。言可颂就是这样一个护犊子的人,自己护着的人别人碰都不能碰。


“上次打架那个事,丽姐花了好大力气才公关下来。这不找不到人开刀吗,就盯上我了。”


“哥在哪都会发光的,没事记得给哥打电话。”说完就想挂电话,却听到言可颂在那边骂人的声音。


“我会去跟她说的,什么狗屁林伟。让他去死吧。”


言可颂真的感觉最近事事不顺心。今年该不是犯太岁吧,真是令人火大。气的不行,就把气都撒到了方向盘上,狠狠捶了几下。


他的红色法拉利本来在大街上就够扎眼了,突如其来的喇叭声更是引得行人纷纷侧目。


还好没有人过多关注开车的是谁。


一路带着火气,总算把车开进了傍山澜溪地的别墅。


“他人呢!谁让他走的!”言可颂一回来就冲到了那个房间,但是那个房间已经被阿姨收拾干净了。甚至都完全找不到康乔住过的痕迹了。


“哎哟。他今天就突然自己下楼了,说是你找他出去。我也不知道啊!”阿姨又急又吓得慌。


说完这句话就赶紧退到了一旁。


言可颂拿起手机给康乔打电话,怎么打都是关机。


“他走的时候有说他去哪吗。”言可颂不死心。继续问阿姨。


“说去找你啊。”阿姨简直都要吓哭了。


正烦躁不堪。突然想到。


康乔现在也没别的地方可以去,一定是回家了!
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