吳问

一条好鱼

宇宙论

再出门的时候,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。车开到小区楼下,就冒着雨往单元楼跑去。


拿出钥匙开门却怎么都打不开,退后几步确认了一下。是这栋楼啊,怎么会打不开呢!正慌张着,门自己开了。


映入眼帘的是康乔的脸。头发扎起来反而使脸上的憔悴更无处遁行。背心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,整个人消瘦的骇人。


再看到康乔,言可颂只想抱着他哭。看着面前这个人,自己好不容易养起来的肉现在已经完全都没了,甚至比自己搬进来之前还要瘦。


还有。他怎么能用这种眼神看着我。


除了冷漠,他居然再不能从那双眼睛里找到其他情绪。


他以为推开这扇门,会面对争吵,会面对控诉。他做好了接纳他一切发泄的准备。没想到,这扇门背后是这样一幅平静的景象,他内心的狂风暴雨对上了康乔的云淡风轻。


看着言可颂淋的跟落汤鸡一样站在家门口,“你好像狗啊。”康乔讥笑。


“东西我帮你收,明天就寄给你。之后别联系了。”说完就想把门关上。


言可颂下意识的把手放在门栏上。康乔关门的时候直接把他的手狠狠夹了一下。


康乔被言可颂的行为吓了一跳,手上没了动作。


两个人之间隔着一扇半关的门。一起沉默。


“对不起。”言可颂开口,声音涩涩。


“说什么对不起,出来玩谁还玩不起怎么的。”


“咱两好聚好散,也别闹那么难堪了。您是大明星,那得站在大舞台上的,跟我一个失业人员纠结个什么劲。”说着又想去把门关上。


“我不知道你...”接下来的话言可颂说不出口了,要把康乔的这个病拿出来说吗。现在这个情况可能不是很合适。他不想再刺激康乔了。


康乔大概猜到他说的什么事了,“以后也没必要知道了,咱两断了。”

评论